新疆足球:刻苦实干连续三届全运会打进四强但青训短板依然明显

2019年9月8日,中国国奥队以0:2完败越南国奥队,当时坐在场边教练席的孙继海显得失落又无助,在他印象中打越南就是赢几个的问题,如今中国面对曾经的手下败将全然没了以往的优势,27个月后以这支U23国奥队为班底组成的越南国家队在大年初一的12强赛3:1完胜中国队,孙继海知道那天的无奈可能还仅仅是开始——中国足球的青年一代已经落入亚洲三流水平。

2019年的3月他有了一个新身份——新疆足协副主席,主管青训。“我是在足球城长大的,在那里,我碰到了我的室友帕尔哈提,他是新疆职业足球第一人。青训是足球根本,中国新疆足球人士充满热情,他们让我看到了新疆足球腾飞的希望。”他在自己的任职演说里这样说。

孙继海这个中国足球留洋的天花板球员如今已经在新疆扎根了3年,这里的球场常常伴着风沙,但这里的足球少年们却有着中国足球少有的纯粹和清澈。

“足球改革”新疆走出了自己的模式,2019年3月那次新疆足球大会上,除了孙继海当选副主席,还有更重磅的决议,新疆足协进行了改革,完成全面脱钩,新疆大明矿业集团公司董事长许明当选足协主席,斥巨资引进德国、法国的青训团队,采用新科亚洲冠军卡塔尔的SAP的Sports One足球解决方案,从人才和科研等方面全力保障新疆各支青训队伍运行。

两年磨砺,这支U20新疆男足,在第十四届全运会预选赛中,以全胜战绩拿到正赛名额,又在西安闯进决赛获得银牌,这是新疆足球有史以来获得的最高成就。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过去的三届全运会足球比赛新疆队已经三次进入了全国四强,这样一支在全国范围内存在感不强的球队却在青训方面超过了很多所谓的“足球强省”。

“30年前的时候,我父亲孙亮宗是辽宁体育代表团的优秀教练,参加了援疆活动,在伊犁进行工作,30年后,我又站在这里,续写和新疆足球的缘分,我会继承父亲的优秀品质,我也相信我会比他做得更好。”孙继海与新疆的缘分起源于30年前,在负于越南后他一直在思考中国足球的未来改何去何从,他认为想要提升足球成绩唯有按照基本规律办事,总该有人扎根青训,用10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去培养一代足球人。

“我从小做过的最大职务是体育委员,这次是走上了人生巅峰,这是我目前为止担任的一个最大的职务……认准一条路坚定地走下去,不管路上多困难、多远,一定会到达目的地。”孙继海开启了自己的漫漫征途,这条路丝毫不比当年在曼城从替补到主力的经历轻松,特别是在如今的足球环境之下,无论如何孙继海选择了逆流而上,这种勇气值得钦佩。

在新疆除了一群热爱足球的少年,还有一个他的老友,在新疆足球崛起道路上奔走了20年的帕尔哈提·阿孜买提,“我是在足球城大连长大的,就是在这么一个人才济济的球队中,我迎来了我的新疆伙伴、室友帕尔哈提,他是新疆足球第一人,后来也是我的搭档和同事。我们相约来到了新疆。”

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元年开启,来自新疆的帕尔哈提从哈萨克斯坦联赛投奔大连万达,随队获得第一届甲A联赛冠军,随后转战佛山、厦门等队,2002年,28岁的他成为新疆男足的一名教练员。

“我踢球的时候,只是个普通的职业球员,在教练岗位也是个普通的认真负责的教练。新疆足球有今天的成绩,绝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众多默默无闻的新疆足球人多年来的坚持和奉献,一起造就的。”相比于大连王朝时期的很多运动员,帕尔哈提确实称不上出色,但当年新疆能走出这样一名球员已经非常了不起。

2005年,31岁的帕尔哈提成为新疆男足主帅,他带领球队首次跻身全运会正赛,尽管小组赛无一胜绩,但经历长期困顿期的新疆足球终于找到了耕耘的意义。他带领着一代又一代新疆的少年们在场上奔跑着,从小组出局到进入四强再到闯进决赛,帕尔哈提和新疆队创造了很多省份难以追赶的奇迹。

而奇迹的背后则是很多人夜以继日地辛劳,和心怀梦想的球员们拼搏奋起的成果,曾经国家体育总局发表过一篇文章分析新疆足球取得好成绩的原因提到了:“他们就在乌鲁木齐老的新疆宋庆龄足球学校那块坑坑洼洼的场地上训练,直到2011年,拥有3块球场的新疆足球训练基地建成。新疆队不仅长时间处在非常艰苦的训练条件中,生活也一度拮据,球员曾经每天的伙食补贴标准只有15元……然而,就是这样的环境锻造出脱颖而出的新疆足球。”

他们把新疆足球崛起总结为——刻苦实干,这四个字其实涵盖了青训的特点,刻苦是精神,竞技体育的成功没有一个不是从辛苦的训练里走出的;实干是方法,这么多年其实中国足球就缺乏“实干”的劲头,无论是金元足球、归化政策其实都是取巧,妄想用金钱去弥补青训的缺失,最终成为了笑柄。

新疆足球的青训发展思路非常清晰,孙继海也曾介绍过,新疆足球的发展就概括为:一个中心,两个驱动好三层金字塔。

首先是建立新疆青训教研中心,以全国校园足球专家李春满教授为核心研发全疆统一的青训大纲,其次是用科技化和职业化保护球员们的日常训练。最后搭建起了足球青训的三级体系,从最底层的100个足球特色学校,到中间的8个地州青训中心,再到最上层的新疆青训学院,从校园开始到职业养成,最终让足球在西域开出了灿烂的花。

但新疆足球的发展其实短板也很明显,第一是缺乏球员的上升通路,这届比赛尽管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但这群20岁左右的少年很多并没有未来的保障,由于缺乏职业体系的支撑,新疆球员想要将足球当做职业只能是向外发展。

2020年的一项数据统计显示,新疆的职业球员在中超与中甲注册人数加起来不到100人,其中较为出名的也只有巴力、叶尔凡、买提江等寥寥几位。而进入过国家成年队的只有买提江一人。

当这群球员需要进入到职业足球的赛道时其实是缺乏一个通道的,相反,比如像本赛季中超联赛最佳新人的提名中阿布拉汗·哈力克、艾菲尔丁·艾斯卡尔都来自新疆但他们却不是出自新疆青训而是陕西青训。

第二是缺乏本土优秀的职业化球队,为本土球员提供保障。相较于篮球新疆有广汇,足球方面新疆一直都没有职业化的球队,直到2014年原湖北华凯尔俱乐部西迁乌鲁木齐,更名新疆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新疆才迎来了职业联赛30年来的首个职业俱乐部。

他们以2013年辽宁全运会获得第四名的新疆U20男足为基础,2015年历史性的闯进了中国足协杯8强,但在2018年球队因战绩不佳降入乙级,而此时疯狂的中甲球队解散风潮开始了,2019年顶替浙江毅腾获得中甲资格,2020年再一次降级,然而2021年因为又有球队推出,新疆天山雪豹递补进入中甲,2022年熟悉的剧情又有可能发生了,新疆队降级但由于中超和中甲联赛球队的变动,很有可能优势递补获得中甲资格。

新疆职业队的实力不强,甚至于年年都是降级热门,这样的职业俱乐部表现很难让足球在本地生根发芽,上升通道的狭窄以及职业俱乐部的摆烂已经成为新疆足球在打造一流青训的障碍。为此孙继海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他曾拜访中超广州城队,“新疆有不少好苗子,但新疆本身职业足球的基础比较薄弱,能够提供给这些球员的高水平赛事不多,甚至高水平训练也不是很能保证。因此我希望能够得到广州城的支持,将来给我们一些新疆的年轻球员来这里学习的机会。”

新疆的足球界的儿子娃娃如今越来越多的出现在青年队中,2022年U21国青队的大名单里有六人来自于新疆,从青年才俊到国家队成员其实这一路还有很长的距离,好在他们还有孙继海这样的领路人。

2021年9月18日,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第十四届全运会U20足球决赛,新疆队遗憾负于浙江队获得银牌,孙继海在更衣室为他们加油打气:“你们已经创造了历史,我全程看完,有一个感受,场面上、控球率占优,射门次数和绝对机会占优。最牛X的是精神面貌占优,新疆队是全运会唯一一支赢球后拿着国旗全场欢呼的球队,你们应该为自己的表现感到骄傲,虽然没有穿上带国旗的衣服,但我相信你们当中有人未来有机会代表国家参赛。你们是新疆的骄傲,待会儿你们抬起头来,去把新疆有史以来得到的最高荣誉领回家,加油!”

那场决赛之后主帅帕尔哈提一直在道歉:“打得好的一方输了,而且输的是冠亚军之争的比赛,不知道下一次冠军又是什么时候,但是真的对不起大家,对不起!”但他们已经创造了历史,未来他们会扛起中国足球崛起的大旗吗?就像孙继海说的,代表国家参赛成为新疆的骄傲。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中国男足的情况下,新疆足球的故事是黑暗中的一点点光芒,有一份热发一点光,只要新疆的足球一直都在,中国足球就永远不会陷入黑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