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丁解牛击败骑士逐帧分析东契奇的“大局观”独特之处

一直以来,我在思考一个问题——人人都知道卢卡·东契奇是一个“魔术师”,他总是可以传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大空位传球,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时代有如此多视野、传球手法、阅读比赛能力优秀的组织大师,但卢卡做到的事仍然能让人感到他独特的风格。他与其他人的区别在哪里?

“球场阅读”、“大局观”、“节奏”?这些看上去有些虚无缥缈的词汇需要更详细的注解。

就用今天对阵骑士的比赛作为例子吧,看看卢卡东契奇35分13助攻【庖丁解牛】下的技术细节——这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卢卡所谓的“球场阅读”、“大局观”是怎么一回事。

第一球,挡拆大范围转移。利用骑士中锋摩西·布朗补防自己,勒维尔又帮布朗补防,找到底角的布伦森三分命中。

众所周知,东契奇很善于利用挡拆大范围转移找射手。而这也是联盟许多后卫、控球前锋都常用或者在学习的招式——那么为什么东契奇做得比别人好呢?

首先,东契奇突破过程中一直是抬着头的(而不是低着头),他在过掩护的瞬间就开始向左侧看——毫无疑问,他已经在观察对方的防守,并且也注意到了弱侧底角的布伦森。

注意,此时,鲍威尔下顺还未到位,对方也并未明显收缩内线,所以东契奇并没有急于传球。

这个时候,鲍威尔的下顺到位了,对方也对东契奇形成了夹击之势——这个时候很多持球者和东契奇的区别出来了。

在这种多人合围的紧张下,又看到了下顺的队友,很多持球者可能就会选择在包夹完全到来之前尽快出球(给顺下者)。

但东契奇并不是这么选择的。他是怎么做的呢,可以在回看一下上面的GIF——他多运了一次球,等到勒维尔完全收缩到鲍威尔身前,才大范围转移弱侧底角的鲍威尔。

“多运一次球”,在许多教练的眼中应该是一个坏习惯,但东契奇的“多运一次球”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别人是在浪费机会,但东契奇则是在“等待”——等待对方踏入预设的埋伏。

就像下棋一样不是吗?东契奇是一个能比别人看到多一步、并且毫不慌张的棋手。

再看这次突破。东契奇充分地展示了自己的比赛风格——不紧不慢,但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想做什么。

之所以东契奇的比赛有一种【庖丁解牛】的美感,就是来源于这种回合。让我们看看细节。

首先,还是永远保持着抬头运球而不是低头加速。我们可以看到,在过挡拆之后,骑士中锋是收缩得比较深的,这个时候东契奇有一个可以直接抛投的选择,但他并没有这么做——换成特雷杨这球绝对就以抛投终结了。

他继续进入禁区更深的位置。迫使骑士中锋继续后退——然后做了一个给鲍威尔传球的假动作欧洲步——假如骑士中锋被这次假传骗到,很显然,东契奇就要上空篮了。

而尽管布朗没有被骗到,识破了这是一个欧洲步上篮,但还是有其他人上当了——弱侧的马尔卡宁也认为自己识破了东契奇要欧洲步上篮,于是他果断收缩,试图住布朗一臂之力。

在马尔卡宁到身侧的瞬间,起跳,款扭狼腰,助攻底角芬尼史密斯三分命中。(可以再回位一边上面gif)。

这就是“顶级玩家”或者你可以叫他“斯洛文尼亚国手”卢卡·东契奇——有没有一种开了上帝视角的感觉?

顺便一提,可别觉得马尔卡宁的收缩是多余。要是你真的放他欧洲步上篮,他可是会打进的。

掩护、被夹击、传球,如果仅仅这套流程的话,很多人都可以做出来——但为什么东契奇格外有一丝潇洒?

通常,解说员或者分析员谈到一个球员传球能力的进步,他们会提到【出球更快】了。

比如这张截图的时刻,在乐福外扑进行大延误时,芬尼史密斯其实就已经得到了空位机会,这个时候也是有传球路径的,比如一个右手的过顶甩传就是不错的选择——哈登本赛季和尼昂打挡拆时经常喜欢用这招。

就算是一个比较普通的传球手,这个时候也很大概率会用一个跳传【尽快】出球。但卢卡·东契奇,从不急于【快】。

多一次运球,他在等什么?他在等延误的乐福回到自己的防守位置上。他知道对方会忌惮自己的出球能力,不敢完全包夹——他知道自己的特点,也知道对方的战术本上一定写了,“延误,不要包夹,延误后要迅速提防东契奇出球”之类的话。

于是他在等待。等待乐福“想起”芬尼史密斯——很显然,乐福想起来了——但这恰恰令他落入了圈套。

奥科罗像一个“无球掩护人”一样挡住了乐福,而在拼尽全力回防芬尼·史密斯的乐福衬托下,卢卡的背传更显得格外潇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